聯系我們

深度分析:是什么支撐著美國的“無床醫院”?

2015-9-21 15:15:19??????點擊:
“無床醫院”之所以形成一種浪潮,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節省開支。由于門診利潤比住院部要高得多,因此很多醫療系統漸漸向低成本的門診轉型。

編者按:不設置病床,這看上去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在美國小而精的“無床醫院”卻代表了醫院未來的發展方向。不過,無床醫院并不是簡單的設施精簡,在它的背后有著值得國內體系學習的強大軟、硬件資源作為支持。

樂高堆出的兒童醫院

如果孩子可以用樂高堆出一座醫院,那一定是像密歇根兒童醫院專科中心(Children’s Hospital of Michigan Specialty Center)這樣的,五顏六色、造型奇特。醫院每個樓層的地板都是由當地學生、藝術家、患者及家屬來設計的。

“所有路過的人都納悶,‘我知道這肯定是給孩子用的,但是不確定這到底是什么。’”底特律醫療中心(Detroit Medical Center,DMC)首席設備工程師兼施工總監朗·亨利(Ron Henry)說。DMC隸屬于美國最大醫院運營商之一泰尼特醫療(Tenet Healthcare),負責這家兒童醫院的建設。

密歇根兒童醫院專科中心占地6.3萬平方英尺,耗資4400萬美元。不僅提供24小時兒科急診室及各類兒科手術室,同時還設有包括心臟學、神經學和腫瘤學在內的多個專科門診。醫院建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郊區特洛伊,預計明年2月開業。

醫院有多少病床?這個問題早過時了

醫院該有的這里都有,但是密歇根兒童醫院專科中心卻沒有病床。患者手術后醫院可以提供短期觀察護理,過了危險期就可以出院在家進行康復治療。

其實,密歇根兒童醫院專科中心并不是首個“無床醫院”。

2013年,美國加州海軍陸戰軍基地彭德爾頓軍營建立了一家海軍醫院,2014年正式開業。這家醫院占地49.7萬平方英尺(約4.62萬平方米),共四層,建設花費4.51億美元,但是醫院里卻只有42張病床。

當被問到醫院有多少床位時,負責人斯蒂芬·帕海(Stephen Padhi)少校表示,這個問題早就過時了。

2014年11月,紐約的蒙特菲奧醫療中心(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也在布朗克斯區開了一家“無床醫院”——蒙特菲奧急診中心(Montefiore Ambulatory Care Center)。蒙特菲奧急診中心被稱為“未來醫院”。

蒙特菲奧急診中心共花費1.52億美元,高12層,面積28萬平方英尺。為了滿足急診需求,醫院設有12個手術室、4個處置室和64個恢復間。該中心有500多名員工,其中177位是醫生,另外中心還配有全方位服務藥房(full-service pharmacy),預計每年接診30萬人次,完成10000例門診手術。同樣,這家醫院也沒有病床。

遠程醫療給“無床醫院”鋪平道路

患者手術后的護理問題如何解決?遠程醫療的發展讓“無床醫院”更具有可行性。

這些“無床醫院”都運用了多種遠程醫療技術,患者病情穩定回家后一切都可以通過遠程醫療來解決。許多例行檢查都可以通過遠程技術來實施,醫生也完全可以通過iPad來指導患者用藥,與陪護的護士溝通等。

凱撒醫療集團戰略規劃與設計部門負責人兼副總裁約翰(John Kouletsis)說:“作為患者,如果大多數治療能在手機上完成,我當然很樂意。這真的要歸功于虛擬醫療。”

從另一方面來講,這樣的醫療方式還解決了醫院人手不足的問題。因為,在偏遠地區,置辦遠程醫療設比請神經專家容易多了。

這位凱撒醫療集團的負責人還表示:“1952年,我出生的時候,人們有什么事都去醫院。我們就在想,‘能不能不把人們送去醫院?’隨著科技的發展,現在我們可以給出肯定的答案了。”現在凱撒的用戶在較小的、離家更近的診所便可獲得他們需要的服務。

患者:精簡的同時為患者帶來便利

雖然這些“無床醫院”和獨立診所在規模上比一般醫院要小,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們提供醫療服務的能力會低于大型綜合醫院。讓醫療服務更加便利也是“無床醫院”設計的重點——誰都不愿意在這家醫院看了眼科還要去另一家醫院看腸胃科。

舉例來說,彭德爾頓海軍醫院不僅提供24小時急診服務,還有內科、家庭醫科、耳鼻喉科、心臟科、肺科、泌尿科、聽力科、眼科、驗光、婦產科、腸胃科、過敏、皮膚科、矯形外科、運動醫學、精神醫學、普通外科、核醫學等多個專科門診。另外,在該醫院治理不了的疾病還可以轉移到距彭德爾頓軍營約一小時車程的圣地亞哥海軍醫療中心(Naval Medical Center San Diego)。

同樣,蒙特菲奧急診中心不僅有急診室和多個專科,還配全套影像設備:兩臺核磁共振儀,兩臺CT機,4間放射室,4間乳腺鉬靶機房和超聲波室。

住在附近的艾爾伯特·理查茲(AlbertoRichards)是蒙特菲奧急救中心首批患者之一。他說:“我的牙醫、放射科專家和耳鼻喉科專家終于聚在一起了,只要走幾步臺階就可以到了。”

此外,“無床醫院”在一定程度上也幫消費者節省大量時間。患者就醫時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個本來需要三十分鐘的小手術前面卻安排了一個八個小時的大手術,結果常常是大手術不得已延時自己也跟著等。這種情況不僅浪費患者時間,也會降低患者滿意度。

在蒙特菲奧,有些門診服務最長需要等待30天。蒙特菲奧醫療中心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里其手術數量上升了近一倍。因此,建立這樣以手術為中心的醫院可以大大緩解手術室緊張問題,同時還可以減少患者等待時間,從而提高患者滿意度。

醫院:節省開支、優化資源、易于轉型和擴張

“無床醫院”之所以形成一種浪潮,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推動因素是節省開支。通常,醫院在門診上的利潤都比住院部要高得多。因此,在保險公司和消費者的雙重壓力下,很多醫療系統漸漸向低成本的門診轉型。

全球排名第一的房地產服務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也接到過一些醫療機構的項目,其中有一家美國東海岸醫療公司。該公司就專門在郊區建立了一家門診中心,其目的是與附近城市主要醫院的醫生聯系,服務于當地客戶。

實際上該中心只是一個設備齊全的急診室,但這里的醫生可以通過遠程設備實時聯系市中心的醫生,讓身在郊區的客戶也能享受到市中心的醫療資源。

這些無床醫院和獨立診所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其功能和空間都可以靈活調節。

建立之初這些醫院或診所就是面向當地人群的,所以如果當地醫療需求或公司商業目標發生改變,這些醫院完全可以轉型或擴張。朗·亨利說:“在設計之初我們就考慮到了未來可能擴張,所以為其可能的擴張留有空間,將來可以自由轉變。”

同樣蒙特菲奧急診中心在建設之初也考慮到了未來可能的變化,因此其空間結構都是可以改變的。蒙特菲奧急診中心上面幾個樓層都是一個個的小單元,如果需要,空間可以進行重新劃分。每個房間都可以作為辦公室、咨詢室甚至是診斷室。

討論:“無床醫院”是自然趨勢

仲量聯行(Jones LangLa Salle)公司醫療解決方案組的總經理理查德·泰勒(Richard Taylor)認為,“無床醫院”和“獨立診所”的興起跟醫療法案和患者需求的改變有很大聯系。隨著醫療行越來越關注人口健康管理及加速節省開支,這一趨勢還會持續下去。

建筑設計公司霍克(HOK)的全球醫療部總監保羅·斯特羅姆(Paul Strohm),稱:“現在大的醫療建筑項目越來越少,反而是高度專業的醫院設施多了起來。我們設計的醫院也都是更小、更有效、更靈活的。”

霍克一位醫療設計總監亨利·趙(Henry Chao)認為醫院病床減少是一種自然趨勢。

除了在美國,德國和新加坡的醫院也在朝這個方向發展。亨利·趙表示,現在德國大部分醫療項目都是門診中心。在新加坡,醫院也在向無床醫院過渡。以前一家醫院可能有1100個床位,現在會分成兩部分:一個700個床位的醫院,負責一些急性護理;還有一個400個床位的“過渡”醫院,患者病情穩定或如需要護理會被轉移到其他機構。

亨利·趙稱,相比于“無床醫院”,新加坡的裕廊社區醫院(Jurong Community Hospital)更像一家“無墻醫院”。它與當地各級醫療設施充分銜接,形成一種醫療鏈,逐漸融為一體。

不過,亨利·趙表示這種趨勢不會無限制發展下去,“你以為醫院高管是干什么?他們要扯平開支曲線。這就需要降低花費較高的偶發性醫療(即門診和急診等),同時增加預防和出院后連續治療的投資。”

隨著“無床醫院”的興起,好像患者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中恢復或治療,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患者不再需要醫院。仲量聯行公司醫療解決方案組的總經理泰勒認為,患者永遠需要醫院,只是方式不同。只是在遠程醫療的幫助下,患者不用從生病到康復時時刻刻都待在醫院而已。

Skolnick稱,如果患者可以在就近的急診中心就醫后回家恢復,只要確保得到的護理是安全可靠,他們會更喜歡這種模式。他說:“一個入口,操作簡單,進出方便,這就是他們需要的。”


野牛闪电在线客服 26号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文库 一定牛彩票安卓下载 投注站有足彩半全场吗 可qq提现手机赚钱方法 山西泳坛夺金 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雪缘园篮球即时比分 总进球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结果分析 哈灵浙江麻将辅助 新疆25选7基本走势图 山东时时彩计划 浙江11选5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规则 山水云南麻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