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世界頂級癌癥醫院如何治病

2014-6-8 17:20:04

暫無圖片。

詳細介紹
從ICU出來,護士給我吃的第一種食物竟然是小冰塊,我妻子趕緊攔住,“他怎么能吃冰塊呢?這樣會發燒的!”護士馬上微笑著解釋,“請放心,沒問題的,這個更棒。”半信半疑間我張嘴吃下了小冰塊,口干舌燥的我含著小碎冰塊慢慢融化,頓時感到身體舒服極了,慢慢從接受到了喜歡。第二天下午,護士直接打了一杯冰水給我喝,隨后十來天里,每天都是喝冰水。直到我離開美國,從未發燒。

■我是一名結腸癌復發患者,今年4~10月在美國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治療,一個月辦好了赴美國的醫療簽證,手術非常成功,目前體內已查不到癌細胞。

■安德森門診樓大廳,很安靜,人不多,和五星級酒店的大堂一樣,溫馨而有情調,放著舒緩的音樂,患者坐在角落的候診區看書、看報喝著免費咖啡,分不清護士、患者和家屬。除了偶爾走過一兩位白大褂,很難察覺這是在醫院。

■每次問診時間都接近一個小時,醫生問完,我們提問,直到想不出需要再問的問題,醫生才客氣的把我們送出診室,這里絕對沒有“紅包”一說。

■從手術安排單上,我看到一共有8位醫生為我手術,11個小時的手術,醫生每一步細節全程錄音,整理成完整的手術記錄足足有50頁厚,這與我們國內的一張紙手術記錄有天壤之別。

■從ICU出來,護士給我吃的第一種食物竟然是小冰塊,口干舌燥的我含著小碎冰塊慢慢融化,頓時感到身體舒服極了,直到出院,一直喝冰水,從未發燒。

■術后第三天,護士來給我清洗傷口,本以為會用酒精或碘伏來清洗,沒想到護士用自來水將方巾打濕后擰干,直接給我清洗傷口,妻子見狀立刻目瞪口呆。

■我在安德森治療的整體花費是30余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90萬元),本應20萬美元就夠了,因為我賴在醫院多住了10天,住院費非常貴,每天約1萬美元。

全球最好的腫瘤醫院在哪?

除了腫瘤科醫生,知道的人可能不多,更別說去那里治療過。

我也和國內其他癌癥病人一樣,渴望找到全球最好的腫瘤醫生,得到最好的治療。心急如焚之間,找到了全球最頂級的腫瘤醫院————美國安德森癌癥中心,在那里我的結腸癌得到了控制。

80%的5年生存率決定一試

目前我已回北京康復休養。今年4~10月在美國休斯敦的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了結腸癌根治術治療,目前看來治療很成功。

我剛五十出頭,2009年底體檢時查出結腸癌,已到了糟糕的三期,幸運的是沒有轉移。確診后家屬和醫生都瞞著我,并很快安排我做了手術。去年經過解放軍總醫院和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手術和化療后,病情基本得到了控制,還算幸運。

今年3月復查時查出腸癌復發,復發部位在手術的吻合口部位,意味著前期的治療前功盡棄。便又開始找關系、找醫生治療,北京最優秀的治結直腸癌的大夫都看過了,大家都建議繼續化療,但不排除再次復發。

絕望之時,朋友提議到國外去治療,哪里最好就去哪。發現安德森癌癥中心是全球最頂級的腫瘤醫院,那里腫瘤患者5年生存率高達80%,美國平均水平也只有60%,我國整體僅25%左右,如此好的聲譽讓我下定決心去那里試一下。

很快我們就找到了一位熟悉安德森國際醫療的中介朋友,同意幫我去安德森治療。第一步是把我的所有病歷資料發往安德森,一周以后,收到消息,安德森的醫生接受了我去那里治療的申請,并發出了邀請信。交過1.26萬美元的保證金后,我們便開始著手辦理簽證,大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在美國大使館面簽后,同行4人均拿到了美國商務醫療簽證。

在辦理簽證過程中,我們才了解到,拿到安德森的邀請信并不容易。安德森的醫生也會挑選病人。他們傾向于高發病率腫瘤,且中美治愈率差距較大的病種。

門診大廳像五星級酒店

4月11日,我們如約飛往美國休斯敦,休整一周后,按照預約的時間,去看主治醫生米蓋爾。

第一次到達安德森門診大樓時,以為是先到一家酒店等候,門診大樓一點也沒有國內大醫院的擁堵混亂。我們車剛停下,一位彬彬有禮的服務生就來迎接我們下車,并將車停到車庫,這同五星級酒店的服務沒有什么區別。

進入門診大廳,很安靜,人不多,和酒店的大堂一樣,溫馨而有情調,放著舒緩的音樂,患者坐在角落的候診區看書、看報喝著免費咖啡,分不清患者和醫護,因為每個人的表情都非常放松。除了偶爾走過一兩位白大褂,很難察覺這是在醫院。

我緊張的心情放松了很多,在候診區等了約一刻鐘,我們如約進入診室,見到我的主治醫生米蓋爾,他是一位40歲左右的年輕醫生,我剛坐下,一位中國翻譯就推門進來,她也來自北京,是醫院專門聘請的一名中國翻譯,這讓中國患者感到可信、親切。

醫生在確認我妻子的身份并征得我同意她在場后,開始了問診,米蓋爾很幽默也很細心,這是我確診癌癥后第一如此放松的和醫生交流。整個問診長達一個小時,他問的非常細,問完了便讓我們提問,什么問題都可以,他實話實說,有多少把握毫不保留,直到我實在想不出問題,他才客氣地把我們送出診室,值得提醒的,這里沒有“紅包”一說。

接下來就是醫生預約我們了,他排出了下一次見他的時間,通過安德森醫院的網站就可以查到,時間精確到幾點幾分,按照預約的時間去,確保不誤。

一系列檢查后,米蓋爾非常自信地告訴我們,“好消息,癌癥確定沒有轉移,戰勝的把握很大”。他的信心也迅速傳遞給了我。

很快他就為我制訂了治療方案,和國內先手術、再放化療的程序不同,他讓我先接受26次放療,然后休養兩個月,再手術。放療期間很輕松,沒有出現口干舌燥、惡心嘔吐等副反應。據病友們介紹,安德森的放療精準全球領先,直接作用于病灶,最大限度的避免了損傷其它組織。

11小時的手術全程錄音

休養兩個月后,我便開始接受手術治療。

從手術安排單上,我看到一共有8位醫生為我手術,包括主刀醫生、放療醫生、血液科醫生等多學科。手術共進行了11個小時,家屬在手術室外等候,家屬的任務是隨時了解手術進展,從手術開始,到每一個環節完成,負責的醫生都會出來給家屬交代,并解釋其理由。

手術中,我隱約中聽到醫生手術時一直在說話。等我們從ICU(重癥監護室)出來,拿到手術記錄時才明白,醫生在手術過程中,每一個步驟都做了詳細的描述和解釋,旁邊放有錄音筆,手術結束后,專人會將錄音整理成完整的手術記錄,足足有50頁厚,這與我們國內的一張紙手術記錄有天壤之別。“這就是安德森有名的團隊實力。”米蓋爾后來告訴我們。

術后吃的第一種食物是冰塊

手術后的康復更是讓我開了眼界。從ICU出來,護士給我吃的第一種食物竟然是小冰塊,我妻子趕緊攔住,“他怎么能吃冰塊呢?這樣會發燒的!”護士馬上微笑著解釋,“請放心,沒問題的,這個更棒。”半信半疑間我張嘴吃下了小冰塊,口干舌燥的我含著小碎冰塊慢慢融化,頓時感到身體舒服極了,慢慢從接受到了喜歡。第二天下午,護士直接打了一杯冰水給我喝,隨后十來天里,每天都是喝冰水。直到我離開美國,從未發燒。

另外就是清洗傷口,美國護士也讓我們的觀點顛覆。術后第二天,護士來給我清洗傷口,本以為和國內的清洗一樣,護士會用酒精或碘伏來清洗傷口,沒想到護士來了找我們要小方巾,那條入院時和病號服一起分發的小方巾。妻子找出小方巾,護士拿著小方巾就用自來水打濕后擰干,接著用這個小方巾給我清洗傷口。妻子見狀立刻目瞪口呆,我也覺得不可接受,護士馬上給我們解釋:請放心,所有的病人都是用自來水清洗的,沒有問題,不會出現你們擔心的感染問題。我們還是半信半疑的接受了,術后我確實沒感染,出院后妻子也用自來水清洗傷口,依然沒有問題。

康復期的飲食,醫院提供一些,如果覺得口味不合,醫生會專門提供一份營養食譜,家屬按照這個食譜做就可以,剛開始以流食為主,很快就正常飲食了,沒用過營養液等。

出院康復一個月后,復查沒有查到癌細胞,醫生說三個月后再來復查,我們便回國休養。

半年醫療花費約30萬美元

在安德森治療期間,我的整體花費是30余萬美元,本應20萬美元就夠了。之所以高出了10萬美元,其實是我多住院了。

按照安德森的規定,除病情特殊外,手術病人最多住院時間為5天,超出5天美國醫保是不報銷的,住院費用非常昂貴,一天約1萬美元,因為我抱的希望是一定要放心了才出院,雖然醫院通知了幾次讓我出院,最終還是賴了12天,醫院實在不能容忍了我才出院。加上前期檢查治療我要求住院了3天,一共超出正常住院日10天,所以花費也貴出了約10萬美元。

美國的醫療費包含三個部分,醫生的服務費、醫院檢查耗材病房費和藥費三部分,藥是可以在院外藥店購買的。

去安德森治療,家屬租住公寓也比較方便,得克薩斯州立大學醫學中心實際上是個醫院集群,除了安德森癌癥中心,還有比如婦科、兒科、心血管等專科醫院,那里匯集了全球很多國家的病人前去看病。

安德森癌癥中心享譽全球,很多國家的病人都前往治療,目前,中國前往安德森的病人還不算多,一年能有30多位。

據說,安德森在治療黑色素瘤方面效果要好于我們,住院時我認識的一位患有黑色素瘤的國內患者,在國內已經沒有治療希望的,在安德森治療一年半后,黑色素瘤體已經縮小了約80%,目前還在安德森康復治療。

我雖然沒有接受化療,但我也聽說了一些在安德森化療的情況,那里有很多國內沒有上市的新藥,尤其有針對性的分子靶向藥物。如果是過了專利期的藥,價格反而比國內還便宜,同樣的藥,副作用要明顯小于國內,還有很多免費試驗新藥的機會。

我體驗了中美各自最頂級的腫瘤治療方法,確實被安德森醫院和醫生的溫暖、高水平和團隊職業精神所打動,希望我的經歷對正有此意向的患者有所幫助。

備注:本文由北京房山區張先生口述,文中姓名均為化名。

更多圖片
野牛闪电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