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布朗普頓醫院

更新:2014-6-4 12:54:39??????點擊:
  • 在線訂購
醫院介紹





英國皇家布朗普頓醫院 Royal Brompton Hospital


 皇家布朗普頓醫院位于倫敦中心的切爾西。醫院附近交通便利,倫敦地鐵和多條巴士路線從此經過,醫院周圍具有倫敦市的各種便利設施。


 皇家布朗普頓醫院擁有1600多名員工,5個手術室和4個導管實驗室。醫院有295個床位,其中包括48個手術床位,93個呼吸道疾病患者床位,48個心臟病患者床位,34個兒科患者床位,20個重癥監護床位和12個兒科重癥監護床位。



 作為英國最大的心臟病和肺病專科醫院,皇家布朗普頓因Magdi Yacoub爵士的出色醫術而譽滿全球。Magdi Yacoub爵士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外科醫師,他在20世紀80年代開創了英國心臟移植手術的先河。




 Yacoub是戴安娜王妃的朋友和知己。Yacoub曾私下邀請戴安娜王妃親眼目睹他在醫院的工作。隨即,電視和網上就出現了一些照片,照片上的戴安娜王妃戴著口罩,化著濃妝。戴安娜王妃在這些照片中的形象還成了其最具標志性的形象之一。而Yacoub也因此 一夜成名,天下皆知。

 

 皇家布朗普頓醫院的良好聲譽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醫學工作者和病人。此外,作為一個醫學研究中心,皇家布朗普頓醫院每年發表在科學期刊上的文章就有五、六百篇。2006年,皇家布朗普頓醫院的10大研究項目均獲得了最高評價。


  每年, 皇家布朗普頓醫院的外科醫師不僅可以做2400例冠狀動脈血管成形術(將球囊導管通過腹股溝的切口插入到心臟,讓其擴大被阻塞的動脈)和1200例冠狀動脈架橋術,還可以為2000名呼吸衰竭的患者提供治療。



第四代冠脈支架

    1977年,Gruentzig醫生進行世界第一例經皮冠脈血管成形術。

    1986年,Jacques Puel和Ulrich Sigwart置入了人類第一例冠脈內支架。

    1994-1997年間,各種支架不斷問世,經皮冠脈血管球囊成形術進入了金屬裸支架時代。至1997年,全球有超過100萬的患者接受了該治療。

    2003年,美國FDA批準使用由J&J公司生成的第一個藥物洗脫支架。

    2004年,美國BSC公司生產的Taxus藥物洗脫也應用于臨床,和Medronic公司生產的Endeavor支架一起,標志著冠脈介入治療進入到藥物洗脫支架時代。

    2008年,來自英國皇家布朗普頓醫院的Carlo Di Mario教授等人率先在全球發起了一項針對可降解支架研究的試驗,4年后2011年底,國際著名醫學雜志《柳葉刀》第一時間報道了這項備受全球矚目、在冠脈介入領域具有     革命性意義的試驗結果,結果證明完全可降解支架的操作成功率達到了100%,無支架血栓事件。

 

    2012年,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正式在歐洲等地上市,預示著金屬不可降解藥物支架的徹底終結。     


支架的比較


 

四代冠脈介入支架的比較

 



類別

是否永久存在

是否需要終生服藥

是否影響血管自身功能

支架內血栓發生率

動脈再狹窄率

是否影響后期行冠脈搭橋術

第一代

單純球囊擴張

擴張后取出球囊




不影響

第二代

金屬裸支架

永久存在

終生服藥

影響

影響

第三代

金屬藥物支架

永久存在

終生服藥

影響

影響

第四代

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

兩年后溶解

服藥兩年

不影響

極低

極低

不影響


 

出國看病 去英國看病



作用機理


 

第四代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的作用機理:
 

 

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是一個可植入的裝置,和傳統的金屬藥物洗脫支架一樣可用于打開阻塞的血管并恢復心臟的血流。然而,和金屬支架不同的是,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是用一種特殊的材料制成的,在打開阻塞的血管后,可隨著時間溶解,不會在病人的血管里留下金屬支架,使血管恢復較多的自身功能和運動能力。支架自溶并使血管恢復到更自然的狀態所帶來的長期好處是十分重要的。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葛雷教授介紹,生物降解支架技術能使血管的完整性和功能得以恢復至自然狀態,將為患者提供獨特的生理收益。


出國看病  去國外看病 去英國看病



作用示意圖

第四代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的作用示意圖

 


階段1:重建血管

0到3個月

類似依維莫司洗脫支架

?具有和標準藥物洗脫支架同樣性能

?良好的藥物釋放能力

?最小的急性反沖作用

?較強的急性徑向支撐力

?控制對近腔組織的藥物傳遞

?極好的適應能力

階段2:修復血管功能

3個月到6-9個月或者更長

恢復血管自身功能,改善長期結果

?從支架到不連續結構的轉變

?逐漸喪失徑向支撐力

?支架在結構上變得不連續

?允許血管對生理刺激做出自然反應

階段3:再吸收

9個月之后

兩年后自行溶解,不留痕跡

?植入物在結構上是不連續的、斷開的,在性能上已失去了作用

?植入物以良性的方式被吸收


 

專家介紹

Carlo Di Mario教授,醫學博士、美國心臟病學院院士、歐洲心臟病學院院士。英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歐洲經皮心血管介入協會的前任主席,歐洲心臟病協會的資深顧問。NIHR/RBHT心血管生物醫學研究所復雜冠狀動脈疾病研究項目的領導人。2003年起,任職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的臨床心臟病學教授,同時在英國皇家布朗普頓醫院心臟介入中心任職至今。

 

去英國看病  出國看病

                                                                                                                                                                Di Mario教授

更多醫院
野牛闪电在线客服